您所在的位置:竞彩足球比分直播一比分网 >> 好公司频道 >> 正文
董事长疑遭团伙诈骗 仁智股份预亏扩大十倍

  最近,仁智股份董事长“违规出票”事件引起关注,并引起一连串连锁反应。公司部分银行账号被查、业绩亏损幅度扩大十倍、董事怒投弃权票······

  目前,仁智股份称是董事长及助理的违规行为,而且是被“合谋骗取”。但事件的核心中经公司人员却称“这是没有依据的指控”,并表示“牵涉东西比较多”。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抽丝剥茧发现,仁智股份票据事件神秘中间人金佩芹其实是中经公司“领导”,而且整个事件背后隐现多位浙商以及多个上市公司身影。

  如今,仁智股份的诉讼已经被无锡中院因管辖权问题移交广州中院,而事件背后多方关系依然是迷局,但中经公司称各方“正在协调中”。

  董事怒投弃权票

  最近的仁智股份颇为热闹。在2月26日召开的董事会会议上,董事毕浙东对公司计提资产减值准备及损失的议案怒投弃权票。而且该弃权票还“因工作人员疏忽”,一开始被统计出错,仁智股份也随即发了更正公告。

  毕浙东弃权理由是这样说的,“重大坏账,应进行法定催收并出具稽核报告,因没有见到应收款催收说明及稽核报告,所以对此事项持保留意见。”

  这样的小疏忽在上市公司诸多公告中并不鲜见,但是对于刚刚连续表态“加强内部审核”的仁智股份似乎有些不应该。而且毕浙东弃权所针对的事件也正是公司备受关注的“违规出票”导致的财务问题。

  2018年前三季度,仁智股份营业收入8.63亿元,净利润亏损1407万元,三季报中预测公司亏损5000万元至8000万元。但在1月底公司发布业绩修正公告,亏损幅度一下子扩大十倍,公司预计2018年亏损金额在5.1亿元至6.64亿元之间。随后2月底的业绩快报中,公司称2018年净利润亏损约6.33亿元。

  在亏损原因中,仁智股份将董事长“违规出票”事件放在首位,称公司未履行内部审批决策程序开具商业承兑汇票事项客观事实上导致公司承担潜在的支付义务,基于谨慎性计提可能导致的损失约1.47亿元。

  对于上述约1.47亿票据的潜在损失,仁智股份认为,“此批商票为公司董事长陈昊旻、董事长助理陈伯慈及相关人员为公司融资的目的,未经授权、未履行内部正常审批决策程序开具的”,而且遭遇了团伙诈骗。

  仁智股份称,广东中经通达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中经公司)、江苏盈时互联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盈时公司)、杭州为星新能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为星新能源)以及自然人金佩芹等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通过欺诈手段合谋骗取仁智股份票据,并恶意连环行为,严重侵犯了公司的财产权益,构成侵权。仁智股份也已经委托律师于2018年10月18日向江苏省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无锡中院)递交了诉讼。

  记者就此事致电仁智股份,其工作人员表示:“不接受媒体采访。”不过盈时公司旗下的金票理财平台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现在仁智案件已经由无锡中院移交到广州中院,广州中院已经受理等待开庭。”

  董事长被骗?

  仁智股份董事长被骗“违规出票”事件还要追溯到2018年10月20日,公司公告称,经财务部门统计核实,发现有以公司名义对外开具的1.47亿元商业承兑汇票未履行正常审批决策程序。

  具体经过公司是这样表述的,中经公司通过金佩芹向仁智股份董事长助理陈伯慈称,中经公司有合法的商业汇票融资渠道,可以帮助仁智股份通过开具商业承兑汇票的方式进行合法融资。陈伯慈与对方多次沟通,并确定商业汇票融资方案后,遂向公司董事长建议开具商业汇票进行融资活动。

  董事长陈昊旻基于对陈伯慈的信任,将商业汇票融资事项交由陈伯慈负责操作,并于2018年1月30日、2018年4月19日,经陈昊旻同意,由陈伯慈及相关人员未经公司授权、未履行内部审批程序以公司名义向中经公司开具了上述商业承兑汇票。

  不过仁智股份却未成功融资,中经公司以上述票据中的5000万元票据作为质押担保,获得无锡金融资产交易中心定向融资工具备案后,通过盈时公司经营的“金票理财”平台,将上述票据质押给盈时公司,向不特定公众融资4639.5万元?;竦萌谧士詈?,中经公司又以借款的方式将其中3800万元直接支付给了盈时公司的100%控股股东为星新能源,剩余款项839.5万元则据为己有。而仁智股份却未曾收到任何融资款项。

  起初,仁智股份还称上述几位主体以相同手段骗取了公司9677.08万元的票据,并且至今未归还,公司保留增加诉讼请求权利。

  但随着事件的进展,仁智股份又指出,中经公司将9677.08万元的6张票据背书转让给了另一主体德清麦鼎投资管理合伙企业(麦鼎投资),但麦鼎投资并未支付任何对价。后来这6张票据持票人变更为杭州九当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九当资产),并且九当资产在票据到期日(2019年1月30日)提示仁智股份付款。

  仁智股份对麦鼎投资进行了追诉,并表示麦鼎投资明知中经公司非法取得票据,仍以无对价方式接受背书,严重侵犯了原告的财产权益,构成侵权。所以公司对麦鼎投资进行了追诉,无锡中院也审查裁定仁智股份暂停支付9677.08万元汇票项下票款,公司对上述9677.08万元汇票作了财产保全。

  “没有依据的控告”

  从一连串的事件来看,仁智股份董事长陈昊旻、及其助理陈伯慈仿佛是“好心办了坏事”,而且被神秘人金佩芹以及以中经公司为核心的一批公司合起伙来“耍”。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致电事件核心中经公司得知,金佩芹即为中经公司领导,“这几天在出差”,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票据诈骗)这个是没有依据的控告,所有票据和他们都有签合法合同的。”对于票据后边的操作(质押、转让、融资等),该工作人员表示“不清楚”,并称“他们之间是什么样的合作方式我们是不知道,不太清楚中间的过程”,但也表示“里边牵涉的东西比较多,多方在中间处理的时候,存在一些矛盾和争议,目前正在努力解决中。”

  作为事件关键核心中经公司是广州一家供应链公司,成立时间是2015年11月,注册资金1000万,公司100%实控人为万毅,旗下还有南粤房地产、南粤企业管理等公司。万毅也是中经公司创始人,不过不知何故在2016年11月~2017年10月期间,A股公司兴业矿业曾短暂成为中经公司大股东。

  另外,记者以业务人员身份询问中经公司票据业务相关情况,其工作人员表示:“公司现在已经不做票据业务。”

  中经公司将票据质押融资的盈时公司,其主要平台是一个叫金票理财的互金平台,主要就是以票据资产为切入点。根据金票理财网站介绍,为星新能源是在2018年4月份从国资江苏汇鸿国际集团控股的江苏金票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接手的盈时公司。

  接手后不久,金票理财便被曝出逾期,其中就包括仁智股份相关票据,逾期公告表示,以中经公司作为融资方,仁智股份作为商票承兑方,合计融资金额为4639.5万元确定产生逾期,金票理财还称已经成立了追债小组。

  另外,除了仁智股份相关票据逾期外,公开信息可知,从2018年7月份开始,在金票理财平台,还有涉及上市公司银河生物、ST冠福、*ST天业、*ST尤夫等的票据融资项目发生逾期。

  金票理财官网显示,金票理财交易金额约58亿元,已还款金额约56亿元,但平台累计逾期数据并未披露。在其产品页,除了1天期限的新手体验标外,其它项目均显示售罄,最新的产品标的已经是2018年4月份的。

2页 [1] [2] 下一页 

搜索更多: 仁智股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