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竞彩足球比分直播一比分网 >> 新消费频道 >> 正文
婴幼儿护肤品消费市场调查:多款热销“宝宝霜”违规添加激素

  在互联网上,一些打着“赣”“闽”“冀”“京”等“卫消证字”生产销售的“宝宝霜”产品,宣称“纯天然”“无激素”,有的还宣称对儿童湿疹、皮炎有奇效,这些产品吸引了不少家长选购。一段时间以来,《中国消费者报》记者调查发现,在一些电商平台上销售量达百万的“宝宝霜”,不仅涉嫌虚假宣传,有的还违规添加激素,甚至一些产品被家长当做普通护肤品长期给婴幼儿使用,给婴幼儿的健康带来严重隐患。

  现象

  宣称产品无激素

  北京消费者王颖向《中国消费者报》记者反映,她在京东上购买了一款“帮宝消湿止痒膏”,在给孩子使用的过程中,她一直担心产品含有激素。“听一些妈妈们说,有的宝宝霜会添加激素。作为普通消费者,我们也无法辨别。”王颖说。

  记者调查发现,“帮宝消湿止痒膏”在京东、淘宝等电商平台均有销售。在京东商城帮宝官方旗舰店内,“帮宝消湿止痒膏”标注的价格为228元,商品评价6600多条,销量远超其他同类产品。查询资料发现,合肥帮宝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是该产品的销售方,生产企业则是江西正奇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植物萃取,拒绝有害添加”。在京东帮宝官方旗舰店中,记者看到其宣传中多次出现这样的宣传语。宣传页面中,还多次提及“搞定湿疹红疹”“有效缓解宝宝湿疹”等。同时,页面中还贴出无重金属、无激素检查报告,检测机构标称为“宁波出入境检验检疫局检验检疫技术中心”。

  另一款在电商平台热卖的“苗疆域草婴儿紫草软膏”售价为48元。这款由江西众乐堂实业有限公司生产,贵州苗安堂生物科技有限公司销售的婴幼儿产品,明确宣传可适用于儿童皮炎、湿疹、皮肤瘙痒等,同时标注“不含激素”。

  在电商平台的页面中,贴有一份2018年10月的《江西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检测报告》。报告显示,“护亲康苗疆域草婴儿紫草软膏”微生物污染检测符合GB15979-2002的规定。另外,商品页面中还有一份由“中国广州分析测试中心”出具的“无激素检测报告”。该报告显示,41项无激素检测均符合要求。

  记者随机又查看了10多款“宝宝霜”,发现这类产品的宣传均在商品页面中标有“天然草本”“无激素”字样,同时贴出一份检测报告。

  检测

  多款产品含有激素

  “消”字类产品大量涌入市场,消费者很难分辨产品优劣。消费者购买的“宝宝霜”是否如宣传一样为植物提取、不添加激素?《中国消费者报》联合专业化妆品成分查询机构“美丽修行App”,购买了市场上热销的几款产品送检。

  根据国际权威检测机构SGS的检测结果,在送检的样品里,多款样品含有激素。

  如江西众乐堂实业有限公司生产销售的“苗疆域草婴儿紫草软膏”被检测出含有地塞米松醋酸酯、地塞米松、莫米他松糠酸酯、倍他米松醋酸酯等4种激素。其中,地塞米松醋酸酯含量堪比药膏,达到476.6mg/kg,地塞米松检出含量11.6mg/kg。与其官方宣传的“不含激素”不符。

  由鹊肤生物科技(上海)有限公司生产销售的鹊肤霜,则被检出含有倍氯米松双丙酸酯、倍他米松双丙酸酯、倍氯米松、氯倍他素丙酸酯等4种激素。其中,倍氯米松双丙酸酯的含量最高,达到176.8mg/kg。

  厦门掌上贝贝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生产销售的雪肌霜也没有幸免。记者在检测报告中看到,送检的样品检出莫米他松糠酸酯、氯倍他索丙酸酯等2种激素。其中,莫米他松糠酸酯含量为200.2mg/kg,氯倍他索丙酸酯为3mg/kg。

  由合肥帮宝生物科技有限公司销售的“帮宝消湿止痒膏”,也被检出含有氯倍他索丙酸酯,含量为75.2mg/kg?!吨泄颜弑ā芳钦吡私獾?,在送检的其他样品中,南京慧医阁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生产销售的“白璞芝”、南京杏璞庄园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生产销售的“杏璞霜”,分别被检出含有氯倍他松丁酸酯和倍他米松,但由于样品“有干扰波”,无法测定具体值。

  调查

  代工成本低廉

  江西正奇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位于江西省永丰县,是合肥帮宝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帮宝”产品的生产商。2月26日,该公司吴某向《中国消费者报》记者证实,公司目前为多家企业代工。

  “我们代工的一款肤乐霜都进了北京的好几家医院。”吴某说,代工产品的“消”字批准文号则直接由工厂出具,费用包含在代工费中。

2页 [1] [2] 下一页 

搜索更多: 婴幼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