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竞彩足球比分直播一比分网 >> 新消費頻道 >> 正文
婦女節特稿:外賣女騎手 等紅燈時“最閑”

  手指一點,坐等美食。外賣行業的迅猛發展讓“吃飯”變得異常簡單。接單、取單、送餐,規定時間內“外賣騎手”們大多能送達早餐、午餐、晚餐,甚至是宵夜。他們飛奔在商家、客戶之間,是怎樣的爭分奪秒?他們的每一次“送達”背后,有沒有故事?今天是三八國際婦女節,北京青年報記者關注到了這樣一位“外賣姐”,給您講講外賣女騎手的故事。

  谷小芳在望京西園一區樓下轉了三圈,仍然沒找到入口,在客戶“你會不會送餐???”的抱怨下,站在路邊嘩嘩地往下掉眼淚。這是她到北京成為一位外賣騎手的第三天。

  1987年出生,來自河南洛陽的谷小芳在2018年6月底來到北京,在中介的介紹下當起了外賣騎手。那天,她對要送餐的小區樓號不熟,按客戶電話里說的走,卻總也找不到,給站長打電話求助,也沒有進展。中間客戶一直催,雖然沒有罵人,但口氣很嚴肅,再后來,她急哭了。旁邊一位阿姨看到說,孩子別哭,你要去哪兒我帶你去。正好阿姨跟客戶同一棟樓,就把小芳帶到了門口。見到客戶后小芳連聲道歉,估計是看到小芳的眼睛紅了,客戶沒說什么。

  送完餐后,小芳給她所在的望京站站長打電話要求休息,說感覺自己可能不太適合這個工作。站長安慰說剛開始肯定有各種問題,讓小芳先歇兩天。兩天后,感覺心情比較平復了,小芳就又繼續上班。這一上就是八個月,直至現在。

  趕時間

  一口氣爬上19樓

  為什么離鄉背井到北京來當外賣騎手?小芳對北京青年報記者說,自己想要出來“闖一闖”。

  不同于男性在小地方也能找到收入不錯的工作,小芳覺得在大城市,女性的工作機會更多。在家鄉,她的工資是三千左右,現在在北京當騎手,一個月能掙八九千。除了薪酬,這個行業能接觸到很多不同的人群,見識到不同的地方也是小芳所看重的。

  外賣騎手唯一的工作就是“讓別人及時地填飽肚子”,也正因為如此,騎手們通常在下午兩三點才能“開飯”。

  能不能在送餐期間抽五分鐘吃口飯?小芳說,這是不存在的。通常,兩個單子的間隔是十分鐘,這期間,騎手要從一個小區到另一個小區。進小區大門要花時間,等電梯要花時間,等待顧客開門也要花時間,根本沒有空閑。特別在送餐高峰期,走路都得小跑。送外賣僅半個月,小芳就瘦了10斤。她說,中午到寫字樓送餐時,十層以下都直接爬樓梯,有一次一口氣爬了19層。

  體力消耗大,等不到下午三點再吃飯時,小芳就趁著在望京大山子橋路口等紅綠燈時吃上幾口,她說很多同事也都是如此,“只有等紅綠燈時最閑”。

  談優勢

  “外賣姐”勤快又寬容

  在騎手這個行當里,一般男性居多。小芳卻認為,女騎手也有著先天的優勢。例如女騎手比男騎手在對待客戶時寬容度更高,而且女騎手大多比較勤快。

  據了解,望京站的“單王”就是一名女騎手,她有四年的工作經驗,在興起不久的配送行業里算是非常資深了。小芳說她也當過兩次月度“單王”。

  不過,女騎手的短板也是很明顯的。去年小芳剛到望京站時最多有17個女騎手,后來慢慢地就剩現在三四個了?;渙誦幸檔吶鍤指嫠咝》?,這工作太辛苦了。

  “天氣越惡劣越要上班;大家都不愿出門時你必須出門。”小芳跟北青報記者說著外賣行業的“行規”。

  每天忙到晚上10點半,回來躺在床上,小芳就會特別想家,可當真的去考慮要不要回家時就會猶豫。

2頁 [1] [2] 下一頁 

搜索更多: 外賣